搞笑段子|搞笑的句子|搞笑的网名-搞笑社
菜单导航

河正宇的故事一点都不搞笑

作者: 搞笑社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3日 05:32:36


河正宇和黑客的聊天记录。


 

大概没有几个人会想到,2020年,中文互联网上第一份画风彻底跑偏的快乐竟来自“忠武路大势”河正宇。

河正宇在中国影迷之中具备强大的群众基础,是可以与“忠武路三驾马车”比肩的让人信赖的演技派担当。今年2月,韩国媒体爆出河正宇滥用药物(异丙酚)的新闻。异丙酚是临床上广泛使用的一种麻醉药物,并不具备明显的致幻作用,不过媒体还是打出了“河正宇疑似吸毒”的标题。之后河正宇所在公司解释他并未滥用药物,只是因为接受皮肤手术才使用异丙酚,惹出风波。目前韩国警方仍在就此事开展调查,尚未给出定论。

韩国娱乐圈素来有流行反转的传统,4月10日,首尔地方警察厅网络调查队以涉嫌恐吓及违反信息通信网法为由拘留了两名嫌疑人,并以起诉意见移交检方。外界这才知道,自去年12月开始,河正宇遭受了黑客长达一个月的威胁勒索,复盘整个事件,滥用药物风波很可能与黑客入侵事件有关。

这起罗生门几乎成为河正宇从影以来面临的最大的危机,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场危机接下来会演变成一场舆论狂欢。

4月20日,河正宇和一名自称“凡高”的黑客的聊天记录曝光。双方对话风格过于清奇,既有互相问候,又有威胁试探;既有韩国税法知识,又有黑客和国民演员对各自“事业”的抱怨;其间夹杂“等待之人会有福气”的金句和在之后迅速引爆网络的表情包。

河正宇跟黑客讨价还价时,还说到打算卖掉自己的梨田和萝卜地,末了,操心的河正宇还嘱咐黑客换个头像,因为之前那个“会让人有距离感”。整段对话跌宕起伏程度堪称无厘头版《恐怖直播》,对于更习惯在一部接一部电影作品中等候河正宇的中国观众来说,吃瓜之余,惊喜也是有的:私下里的河正宇展现出一种与娱乐工业无涉的趣味人格,这种中年阿加西的有趣、耐心和机智,对于时下包装越来越严密、越来越千篇一律、越来越被塑料人偶攻陷的娱乐圈而言,尤其显得稀缺和珍贵。所以,与其说河正宇跟黑客的聊天记录提供给人们的是一种吃瓜的快乐、学习河正宇社交技能的快乐,不如说是压抑憋闷许久的人们,隔着屏幕看到活生生的人的快乐。

围观者获得了谈资和笑料的满足,但对河正宇来说,这种碎片化、狂欢节式的快乐往往让外界忽略了,这是一个异常辛苦的春天。

河正宇的从影之路总体安稳顺遂,凭借《追击者》中池英民一角惊艳影坛之后,他先后参演《黄海》《暗杀》《恐怖直播》等作品。《暗杀》导演崔东勋曾评价河正宇,“他是所有韩国导演的梦中情人。”河正宇几乎具备好演员的一切特质,《黄海》导演罗泓轸说过,为了拍片,河正宇学习延边方言和麻将,三个月内每天练满四个小时;为了凸显角色的处境,天生皮肤敏感的他让脸风吹日晒一年而不擦油,变得粗糙;为了几分钟的画面,他在冬天跳进冰冷的海水,零下15OC爬房子外墙的管道。

在竞争酷烈的韩国演艺圈,河正宇一度代表着天赋、勤奋、稳妥、信任等诸多美好的品质。凭借这张粗糙的脸,他演过主播、检察官、土匪头子、黑帮大哥、假冒伯爵、韩国的许三观、谜一样的地狱使者、来自平壤的革命杀手和金融危机阴影下失败的待业青年。

对许多影迷来说,过去认识河正宇的路径单纯而富足——仅仅通过电影。他高产,崇拜马龙·白兰度、克林特·伊斯特伍德那样的演员,梦想是“作为一名演员拍够100部电影”。

入行20多年,河正宇鲜少在人前暴露自己。除开电影宣传期,你很难在媒体或综艺节目中看到他的身影。他不使用社交媒体,曾有主持人问过他为什么不开通社交账号,他说:“55岁吧,到那个时候再注册。”你可以窥见他的幽默,他也曾在路演中把全智贤逗得现场飙泪,包括此次同黑客的周旋,都能证明河正宇具备娱乐的能力,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他刻意同公众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波,无疑让他刻意保持的平衡和秩序陷入某种失控的混乱。

4月13日,河正宇接受韩国媒体Starnews的专访,他提到,最开始黑客把他以前女朋友的照片、海外旅行照和一些短信内容发给他的时候,他问:“你们就用这种东西威胁我吗?”“因为你是名人。”黑客回答。河正宇经历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持续威胁,而那段时间,他正忙于电影宣传。在一次直播活动中,他去了趟洗手间,返回时还跟大家开玩笑,“因为量比较少,所以现在轻松了。”但事实是他又收到了威胁短信,借口上洗手间只是为了平息愤怒,“每当那样的时候,都让我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