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段子|搞笑的句子|搞笑的网名-搞笑社
菜单导航

身处话题综艺中,嘎嘎们在认真思考“搞笑”的专业问题

作者: 搞笑社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9日 03:43:22

  嘎嘎们在认真思考“搞笑”的专业问题

◎今叶

  《认真的嘎嘎们》注定会成为今年综艺的话题之作。

  我们爱看电影,而对那些呈现电影拍摄场景的电影,总是更加心怀憧憬;我们爱看戏剧,而对那些戏中戏,或是以排戏为主题的演出,往往更多一份沉迷。即使暂且搁置它们在理论上所归属的“元电影”与“元戏剧”概念,回归观演的日常所感,这些套层结构、事关艺术本体的作品,编导往往通过巧思,让观众更容易体会到艺术的魅力。故事里的角色同时成了观众,更无形中拉近了现实与想象之间的距离。《日落大道》《八部半》这些影史经典,或是莎士比亚笔下那些精妙的“戏中戏”设计,伴随着“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哲理感慨,往往让人回味不绝。  

  综艺也是这样,随着“网综”的兴起,我们借以娱乐的日常选择,变得更加自主自由,各大平台也努力为数字时代的观众提供更加丰富,符合当下心理、情感需求的综艺。这两年,各大网络平台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品牌节目,如爱奇艺的《奇葩说》、腾讯的《吐槽大会》、优酷的《这就是街舞》等,然而也有不少搞笑有余而技艺不足之作。

  《认真的嘎嘎们》所强调的“认真”,让我们回到了综艺的源头,正如“嘎嘎们”音译自的“gagman”(搞笑艺人),对“搞笑”专业与技艺的讨论,是这部综艺的核心命题。一部认真讨论“什么样的搞笑艺人才能撑起综艺舞台”的综艺作品,及时且重要,这让我们在看似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综艺世界里,重新思考到底什么样的综艺才真正会让观众喜欢。

  “代入感”使人发笑

  7月3日至今,播出三期的《认真的嘎嘎们》,以“嘎嘎技术学校”为框架,通过选秀的形式,为56名学员提供竞技舞台,让选手们展示自己的综艺才能,何炅、大张伟、李诞、陈伟霆四位导师以“嘎”或“尬”,对选手的表现进行清晰简洁的评价和判断。

  在前两期以“一发技”为主题的首轮竞演中,节目组以上海欢乐谷为场地,要求学员们将自己的才艺与游乐园中的场景、游戏设施进行有机集合。除了“嘎”与“尬”的评价,四位导师各自手里还持有一把“金钥匙”,可以让选手直接晋级。

  两个最先得到“金钥匙”的作品之一是李飞的《废品回收》。他嘴里碎碎念着“我找不着了,我一发技呢,老师们你们谁看见我一发技了”,自然地将四位导师代入自己设计的“回收一发技”情境之中。紧接着,李飞头戴草帽、肩披毛巾,脚蹬三轮车,俨然一副废品回收师傅的模样,让导师们坐上三轮车,李飞用喇叭喊起来“一发技换盆,一发技换锅,一发技换导师,一换换一车”。没有复杂的结构,李飞将“一发技”本身作为“梗”,赋予了其游戏般的解读和呈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又让现场的观众感受到了自然、有趣的参与感。

  另一个是梁彦增的“大型情景诗朗诵”《海燕》,这位选手将诗歌朗诵与身后的“海盗船”完美结合。海盗船上的助演们,随着海盗船的摇摆,整齐地配合梁彦增的诗歌朗诵节奏,喊出了诗歌中的感叹词“啊!”节奏、气氛、情绪渲染都发挥到了极致。陈伟霆看后评价这部作品说“我好像进入了他的世界”。

  两个受到好评的作品,非常适度地诠释了成功的“搞笑”并非用力胳肢观众,而更接近一种自然的邀请和代入后的惊喜。这也是为何节目全程都充斥着对于“谐音梗”的嫌弃。如李诞所说,在语言喜剧中,“谐音梗”最容易创作。这就像一场喜剧演出中,如果没有有效的喜剧结构或是内核,只靠突然出现的段子、笑话挠观众一下,即使换取瞬间的笑,也显得尴尬而廉价。

  当节目进展到第二轮“玩梗”阶段,就更加考验学员的生活洞察力和创意能力。在轮番登场的各种“梗”中,那些富有巧思和游戏感的,往往更能够直接获得现场导师和观众的好评。比如蒋易“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动物”,张诗彤“如果民族舞用了女团的音乐”等。皮克斯动画有一个重要的创意理念,叫做“如果”原则。对于创作者而言,“如果”作为一种假设前提,会让接下来的讲述更容易打开想象力,而对于现场综艺而言,这个假设,会更容易邀请观众停止思考和追问,进入表演者有趣的想象世界。

  “温暖”使人发笑

  在《认真的嘎嘎们》中,大多数的“笑”都是因为有趣的段子、故事,但有一些也不尽然。何炅在节目中反复说自己对喜剧的理解是“让人心生喜悦”。然而这种看似本能的情绪,实际是基于我们的大脑对于外界感官刺激的处理与反应。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让古希腊留给我们的重要精神财富“认识你自己”,在今天已经可以具体化为“认识你的大脑”“认识你的杏仁核(大脑中主要负责产生情绪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