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段子|搞笑的句子|搞笑的网名-搞笑社
菜单导航

解读泡泡玛特的创新之道

作者: 搞笑社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11日 10:15:47

原标题:潮玩,玩的就是“潮”——解读泡泡玛特的创新之道

“我是2014年‘入坑’的。那天,我在泡泡玛特的店里,看见了一套日本设计师设计的潮玩,特别可爱,我就买了。从此一发不可收。这几年,我陆续买了100多个潮玩娃娃,今年初我还通过自荐成为泡泡玛特公司市场部一名线下销售员工。”在位于北京朝阳区浦项中心的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里,张晓阳说起与潮玩的缘分,脸上洋溢着沉醉的笑容。

近年来,泡泡玛特潮玩产品受到市场热捧。2017年,泡泡玛特第一次参加“双11”活动,当天销售额就超过100万元;2018年“双11”销售额超过2800万元;2019年“双11”,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销售额一举突破8200万元,成为天猫玩具类冠军。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泡泡玛特部分线下门店暂停营业,但线上销售却依旧保持迅猛增长。”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创始人、CEO王宁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目前泡泡玛特全国线下直营门店已有160家,机器人商店也超过了1000家。

把高端艺术品商业化,并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重新诠释出来,这就是泡泡玛特转型发展的路径

泡泡玛特的英文名称为“POP MART”,即潮流超市。

从2016年正式进入潮玩行业至今,泡泡玛特已经围绕全球艺术家挖掘、IP运营、消费者触达、潮玩文化推广等,构建起覆盖潮流玩具全产业链的一体化平台,形成了新的商业模式。

泡泡玛特最初的定位并非潮玩,而是时尚超市。当时,王宁的梦想是做一家类似香港时尚超市LOG-ON的店铺,售卖新奇的文创产品、玩具及日用杂货。为此,泡泡玛特筛选出一批经过官方授权的正品代理商,并与大品牌供应商建立合作。不过,作为渠道商,泡泡玛特的利润显然不会太高。而且,顾客真正看重的是商品品牌,而不是店铺品牌,与泡泡玛特之间很难形成用户黏性。

2015年底,王宁与团队盘点库存时发现,一款名叫“Sonny Angel”的日本IP玩具,销售额持续快速增长。更有意思的是,很多消费者开始在微博上@王宁,分享自己玩Sonny Angel的感受。

这些有着圆溜溜的眼睛、光溜溜的身子,嘴角永远挂着笑容的小娃娃,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惊讶之余,王宁赶紧与团队商量:“看看市面上还有没有类似产品,如果有就找他们合作,如果没有我们自己做。”

2016年初,王宁在微博上征集粉丝建议:“大家除了喜欢收集Sonny Angel,还喜欢收集什么?”很快,有上百人作出了回复,其中一半人给出了同一个答案——“Molly娃娃”。

王宁坦言,当时自己根本弄不清Molly娃娃是什么。虽然他代理了Sonny Angel,但对Sonny Angel、Molly所代表的“艺术家玩具”“潮流玩具”等概念一无所知。

在收到粉丝回复仅4天后,王宁与他的团队就出现在Molly之父——香港知名设计师王信明(Kenny Wong)的工作室里。直到今天,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王信明时,王宁都难以掩饰自己的激动:“满满一屋子全是设计作品,而且还没有被商业化。”

也是从那一刻起,王宁作出决定,要把泡泡玛特从受制于人的渠道商转型为IP运营方,发掘更多潮流玩具艺术家,推出自营潮流玩具,强化泡泡玛特品牌价值。

用王宁的话说:“这个行业即将迎来变革。如同100年前的音乐,当时只能在剧院欣赏,后来有人把它录成CD,卖到了全世界。把高端艺术品商业化,并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重新诠释出来,这或许就是泡泡玛特转型发展的路径。”

比如,最近热卖的精灵艺术系列产品。这套新品由荷兰籍华人设计师龙家升设计,其创意来自多幅世界名画。经过再创造,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爱德华·蒙克的《呐喊》、梵高的《自画像》、勒内·玛格丽特的《人类之子》、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等12个经典艺术形象,加上隐藏款《维纳斯的诞生》,纷纷变成了呆萌又搞笑的娃娃,呈现在消费者眼前。据泡泡玛特门店店员介绍,产品一上市,很快就销售一空。

2016年4月份,泡泡玛特开始与更多潮流玩具领域的艺术家展开合作。

“这是一个贯穿全产业链的合作流程。第一步,泡泡玛特与潮流玩具艺术家合作,一起敲定IP形象。第二步,艺术家向泡泡玛特提供设计草图。第三步,由泡泡玛特的专业设计团队对草图进行3D建模,然后由合作工厂量产;最终,产品进入泡泡玛特商店销售。”王宁说。

短短10年时间,泡泡玛特彻底摆脱了“零售杂货店”的定位,向艺术味十足的潮流玩具华丽转型,这一创新思维让泡泡玛特不断前行,搭建起了一个复杂却令人着迷的商业世界。

“唤起爱的感受”是潮玩产品的最大特色,“满足新一代消费者艺术收集喜好”则是其商业模式的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