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段子|搞笑的句子|搞笑的网名-搞笑社
菜单导航

老戏骨杨立新:曾为《霸王别姬》配过音,差点错失《我爱我家》

作者: 搞笑社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12日 01:03:34

  杨立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曾获中国戏剧表演梅花奖、北京市第一届中青年文艺工作者“德艺双馨”奖等奖项。主要话剧作品有《雷雨》《茶馆》《天下第一楼》《小井胡同》等,影视作品有《半边楼》《我爱我家》《甲方乙方》《好大一个家》《第一书记》《唐山大地震》等。

  话剧《戏台》尾声,睡饱了的正牌“楚霸王”披挂亮相。他没听见大帅的“改戏指令”,唱的是《霸王别姬》原本的戏码。陈佩斯饰演的“侯班主”坐在后台,已知大祸临头,可却如梦醒一般地,为名角儿高声叫好,幽叹道:“不改,就对啦!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儿,真地道哇……”只见头顶一束追光,把他和周遭的一切隔开,仿若洞穿时空。

  2019年12月底,《戏台》巡演至广东佛山,陈佩斯向观众和媒体透露,如此结尾,并非编剧毓钺一开始的设想,而是剧组根据主演之一的杨立新的建议所做的改动。杨立新则解释:“你会经常在很多戏剧作品当中,发现一两段作者的话,被写给了某一个人(角色)。”在一次合成时,他听到了这段台词的“余音”,直觉故事可以结束于此。

  某种意义上说,这一刻,台上“侯班主”的肺腑之言,也正是杨立新一贯的姿态。

  在几代中国人的记忆中,他是《我爱我家》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好人“贾志国”,是承包了《甲方乙方》泪点的“技术员丈夫”,是青年演员杨玏笔下和善又开明的父亲……是德艺双馨的表演艺术家。可他同时也棱角分明,若事关专业,更不相让。

  2014年夏,北京人艺上演《雷雨》学生公益场时,遭遇了全场多次“爆笑”。之后,参演此剧的杨立新连发5条微博,表示极度惊诧和失望。复盘时,有人提出“经典也需要调整”,而杨立新反诘:“一听到‘传统’,好多人就一定要‘反’。为什么啊?”

  时隔5年,杨立新再次与南都记者谈及此事,神色犹凝重。他说:“很多事情就是那样——你自己拿自己不当人,你就不是人。所以那天谢幕时,我没有向观众鞠躬。是我舞台生活当中唯一的一次。”

  从戏园到剧院

  几代人认可的“秦二爷”

  在《戏台》中,杨立新演送包子的伙计“大嗓儿”。他时常听蹭戏,结果好梦成真,阴差阳错地被众人拱上了台,体验了一把成角儿的快感。“大嗓儿”公认难演,要完成多个京剧唱段,根据剧本设定还得拐出“唐山落子”(评剧)味儿,并且都是真唱。

杨立新在话剧《戏台》中演伙计“大嗓儿”。

  对杨立新而言,这些要求恰巧“不难”。他生于1957年,长在北京南城,家住的大马神庙(今培英胡同)附近集中了好多戏曲院团和剧场,杨立新从小跟着母亲出入戏园和剧场,耳濡目染,他把《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学得滚瓜烂熟,从头到尾、各个行当都能唱。

  1975年,17岁的杨立新“为了不再吃家里的饭”(儿子杨玏语),开始考虑找份工作。他陪同学到曲剧团面试,顺便给考官唱了几句样板戏,进了复试。最终,还处在变声期的杨立新没被挑中,却得到一张字条——推荐他去考“北京话剧团”,即始建于1952年、首任院长为曹禺的北京人艺。

  “我拿着条子就去啦。”杨立新回忆,“朗诵了……就那么几句。很简单地就进了。”他被北京人艺编入学员班,不久,“话剧的春天”循序渐至。

  如今回看,杨立新认为学员班训练倒不算复杂,更可贵的是早早上台、与前辈一起演出。“年轻人多看很重要。学院里再好的学生,也不如院团里最差的演员。”转正前一年,1976年,杨立新第一次有机会演一个角色,是革命题材话剧《万水千山》里的“敌副官”。饰演他的“长官”的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时年46岁,在人艺的演员梯队中尚属“中生代”,比他更资深的还有一批,比如从延安走出的蓝天野、刁光覃,前天津民营剧团演员张瞳等。杨立新天天在台上或侧幕条后看他们演,“比什么学习都好。”

  到1980年,北京人艺复排曹禺经典话剧《日出》,导演刁光覃指名23岁的杨立新出演主角“方达生”,与前辈女演员严敏求搭戏。接下来又参与了多部新剧,如《小井胡同》《天下第一楼》《哗变》;31岁时,已颇为出名,获评国家二级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