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段子|搞笑的句子|搞笑的网名-搞笑社
菜单导航

花絮:《新香港故事》采访“醉态”杜可风

作者: 搞笑社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02日 02:23:56

花絮:《新香港故事》采访“醉态”杜可风
央视国际   2007年05月17日 14:58 来源:


 
(图中依次为:《新香港故事》剧组策划林平芳、著名摄影杜可风、剧组导演田川、剧组摄像高忠)

 
     

节目策划前期,我们计划其中一个主题:居住在香港的各色外国人,想看看他们在香港回归后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杜可风成为全组无可争议的人选,谁不喜欢看他拍摄的电影啊,《花样年华》《阿飞正传》《重庆森林》……而且从他的电影拍摄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这位“得了皮肤病的中国人”对香港这座城市的深情。决定拍摄!立即联系!可是,如何才能联系上这位漂泊不定的“浪子”呢?我们开始奔波于台里台外开正式的公文,联系香港演艺人协会,感谢他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电话号码。但是一般来说,这种登记在演艺人协会的号码都是艺人们的经纪人电话,能否说服他的经纪人,同意让杜可风接受采访,还是一个问题啊!做好了死缠烂打的心理准备,拨通了那个号码。一个普通话说得极溜的男子接了电话,一番自我介绍之后,有了如下通话:“请帮忙转告杜先生,我们希望采访他。”“我就是”“啊?你就是?”“是的,我现在美国,麻烦你明天打给我。”

可是,第二天以及接下来的日子,电话始终没有人接,郁闷,大家都很失望……在香港拍摄的日程异常紧张,很快2个月过去了。有一天一位同事拿着手机半开玩笑地说:“咱们随便给老杜打给电话聊聊天吧。”话音未落,手机里传来:“我就是杜可风。”幸好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编导,“您现在香港吗,我们希望明天可以采访您。”“好的,没问题,我在香港,告诉我时间和地点。”就这样,我们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玩笑迎来了奇迹般的转机。

采访安排在第二天中午,我们的摄影师很早就到了演播室,开始重新布置,三个机位严阵以待。导演一进门就发现了:“敢情之前你这厮都没好好干活啊!”没办法,我们的摄影师是个彻头彻尾的“杜迷”。

比我们预期得好,杜可风只迟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_^ 从衣着到谈吐,都非常随意,采访中说得很好,只是采访结束后,导演偷偷和我们说:“好大的酒气啊!哥们刚喝完来的!”晕倒,喝完了还能说得这么好?不如一起来听听这位酒后的大侠是怎么说的吧!

 经典语录: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使用摄像机,我只知道按下那个绿色的“REC”键,就是开始录了,哈哈哈哈。所以我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摆那么多机器拍我。”(咣当)

“我喜欢讲普通话,因为语言也代表一种社会变化。语言也代表一种人对自己的自信。我觉得普通话对我来说,是比较适合我的。也许因为我爱过的女人都是讲普通话的吧。”(晕倒)

“我住的地方旁边是户外电梯,全球最长的户外电梯。其实我住的地方是电影《重庆森林》里面,王菲进去打扫的那个空间,就是我的家。”(到时候看电视吧)

“《春光乍泄》的电影为什么在阿根廷拍呢?因为我们以前拍过电影《堕落天使》、《重庆森林》,很多人在模仿。你怎么往前走,你不要模仿自己,我想我们的心态是,离香港最远的地方是哪里,果然是阿根廷。你看这部电影基本上百分之八十左右,是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拍的,那个房间很像香港任何一个地方。很多人会问我们,你们为什么跑那么远为了拍一部百分之百是香港的故事,我想大概是这个过程。你出生的或者长大,或者生活的空间,对你来说在哪里,它是在外面吗?不是,是在心里。”(步入正题)

“我这辈子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做外国人,所以我习惯这个外国人的特点是观察力比较尖锐一点,回看到一些当地人看不到的东西。一百年前最国际化的两个城市是柏林跟上海,现在又是。我觉得有一种,对我来说是很自在的感觉。我觉得是应该的。我想很多中国人有这种心态,就是说,等待,一切都会好。我自己看这个过程,其实我也很骄傲,我觉得中国又一次站起来了。”(结论:酒对于艺术家而言,也许是一种必需品。)

责编:武林

上一篇:十年一觉大话梦

下一篇:没有了